卿昭

曲终人不散,人走茶不凉。
怎么会有麦夏麦这么好的cp!

我的爱

我就没摆脱过ooc


墓碑,仍是错误的

名字 ,生卒年

却少了,那个为此痴迷的,卷发男孩

无人再撑那把,黑伞

无人再带那枚,银戒

无人再看那场,电影

无人再笑,无人再叹

MH先生啊,大英永不提及

卷发的男孩啊,长大了

那句,他还是个孩子,却念叨了许多年

大理石映出的高瘦的身影

再无人当他是孩子

泪眼模糊着,声音哽咽着

哥,我在哭啊

哥,我在怕啊

哥,你在哪啊

傻孩子,藏在附近的人叹息着

我的蠢男孩

我写的是个啥垃圾玩意_(:з」∠)_

轻拍


黑伞,黑车,黑衣

剑与枪,不离

右手,无名指,银戒

弟控,无下限

甜食与健康的牙,难并存

冰蓝,瞳孔,坚冰下的滚烫

政客,大英政府,权利之巅

三件套,严谨,禁欲

控制狂,强迫症,傲慢有礼,自制力

兄长,仍是


卷发,大衣,蓝围巾

尖锐,傲娇,毒舌

咨询侦探,恨世间无聊

敢以,命相博

年少稚嫩柔软,天使不过如此

疯狂,犯错,瘾君子,怪胎

小提琴,乱弹少成曲

多愁善感,善良

幼弟,仍是

麦夏 战争向二十题

背景十八世纪左右,大战(私设的),麦作为福尔摩斯长子参加战役,是指挥官,夏可以不去但后来很担心麦就去了顺道救了麦

1.昏与月的天空

麦考夫福尔摩斯出征的那个黄昏,有昏暗的光,惨白的月挂在天上依稀可辨。还有家中那少年的不舍与爱意。

“不能失败,为了英格兰,为了女王,为了弟弟。”年轻人这么对自己说。

2.延缓的神经与渗入骨髓的寒

第一次失败来的猝不及防,从未如此接近死亡。麦考夫从来就不怕死,但不能死在这儿。大雪带走了温度,伤口痛的麻木。他现在狼狈极了,不长的二十五年人生中从未如此狼狈。颤抖的手几乎无法握住枪,指挥刀断在身侧,曾经锃亮的刀身布满血污和泥。敌军已经撤离了,他和主部队被冲散。绝望,几乎冻结一切的寒,伤痛,压迫着他的神经。麦考夫仰躺在雪地上,啊,有人走了过来。枪被缓缓握紧,一个人,也许能拼一把。当那卷发少年走的更近,麦考夫笑了。夏洛克,我的小弟弟,还是来了。

3.老旧枪械微微冒烟

战事结束后,那把曾在雪地里被握紧的枪依旧在,尽管已经老旧但依旧被擦拭的光亮。后来,它的主人再次用它开枪,射杀了一匹狼,救了一个叫夏洛克的人。

4.冻土层中悄然生出浅白小花

那代表着希望,麦考夫看着它,好像看到了那个拿着一束花向他奔来的男孩。

5.永远无法到来的春日

怎么会呢,冬天已经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但有些人的生命的的确确定格在了那个冬日。温暖的阳光下,满头卷发的少年在笨拙的安慰兄长。

6.独自一人缅怀往事的大兵

我是战役的幸存者,是一名卫兵,那是一场非常惨烈的战争。战争中后期有一位年纪不大的指挥官,才华横溢无坚不摧,我的职责就是保卫并照顾他。我们私下称这位指挥官为“冰人”,敌军将领给取的,但所有人都十分敬佩他。我曾认为他没有任何弱点,直到我偶然看见他用注视恋人般的眼神看着一张少年人的照片。满目温柔,不过如此吧。我依稀记得,那个少年有着可爱的卷发。

7.若地狱真的存在

对于夏洛克来说,若地狱真的存在,那它的大门会在麦考夫战死的消息传来后打开。所幸,大魔王是不会让它打开的。

8.雨停之后会出现黎明的曙光吗

夜雨奋战后,前来支援的夏洛克身后不仅有军队,还有黎明胜利的曙光。

9.你我皆是傀儡(超级超级超级ooc,这题好难)

他们是彼此的傀儡,决定行动的丝线握在对方手中。

10.战友的微笑永远定格

起码他还是笑着离开的,麦考夫拍拍夏洛克的肩,告诉他。

11.奋不顾身

子弹飞来时两人都想护住对方,然后被后面的先生一把拉倒,逃过一劫……

12.满目疮痍的记忆长廊

麦考夫将思维殿堂划出一块用来存放这时的记忆,看上去满目疮痍的长廊记录了士兵的英勇,环境的恶劣,敌人的狡猾,还有弟弟的关系。

13.冰冷的泪与温热的血

战场上夏洛克第一次哭的时候,兄长温热的血和他冰冷的泪混在一起,划过皮肤,消失在地里。

14.掩埋尘埃重归平静

战争平息,荒芜的土地重回寂静,古老的庄园重回欢笑与争吵。

15.午夜梦境中永不停息的弹雨

福尔摩斯兄弟不会困与那个,嗯……除了需要对方的安慰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时。

16.碎裂为片的话语

麦考夫刚走时夏洛克总能梦见他的声音,断断续续的破碎的。像是:

夏洛克,忘……不记……

抱歉……走……

不要……怕……

17.最后没能握住的那只手

争吵时弟弟甩开了哥哥温暖的手。

没关系,哥哥可以再伸一次手。

实在不行,弟弟伸手也行。

18.「代替我好好活下去」

福尔摩斯兄弟听见过很多次这样的话,他们希望自己和对方都没有机会对彼此这么说。

19.若这便是你所期望的和平

硝烟已停,战火已止。举国上下,一片欢腾。古老宅院,一对兄弟。

20.永远也不要忘记我们的故事

没有人会忘记那对姓福尔摩斯的兄弟的传奇。

麦夏 不再孤独

一切都源于一个梦

有点ooc

有私设

麦受伤梗


当初夏洛克接下那个案子的时候还是很兴奋的,8分,8分啊!但当他深入后,他发现那根本不是一个单纯的谜题,而是他难以承受之痛,当然那是后话了。最开始,他完全沉迷在有趣的谜题中。

麦考夫来了,夏洛克依旧在祸害他的小提琴。

“夏洛克,放弃你手头的案子吧,我再给你一个。”

“不,麦考夫,那是委托人给我的。”

“那我以委托人的身份给你一个案子。”

“不,你的案子我不接。”

“夏洛克,别任性了!”

“到底是谁在发疯!”

麦考夫猛地起身,眩晕感铺天盖地袭来,他已经60小时没有休息了。

不能再待下去了,麦考夫扯过长柄伞,转身离开。

夏洛克跳起来冲他老哥的背影挥了挥琴弓。

(熊孩子你会后大悔的🙂)

线索消失在塞尔维亚,夏洛克马不停蹄的要跑去那里。华生医生急忙联系了麦考夫,麦考夫吩咐他别跟着夏洛克。

“那夏洛克怎么办?”

“不用担心,我会亲自跟着他。”

“好,随时联系。”

东欧——塞尔维亚——某废弃军事基地

“麦考夫,这是我的案子,我的!你为什么总是要干涉我?!”夏洛克咬牙切齿的冲麦考夫低吼。

“夏洛克,我只是在保护你!”

“谁tm需要你虚伪的保护!我是个成年人,我不再是那个围着你转蠢孩子了!”

“我不虚伪,夏洛克。”

“那你真是太真诚了,我亲爱的哥哥。”

麦考夫沉默了,多可笑啊,麦考夫,看看你自己,多可笑啊。

麦考夫感觉某个跳动的器官疼得不寻常,但闯进余光中的那几个人影更不寻常。但基地早就废弃了,顾不得再吵嘴,麦考夫拉着夏洛克躲在柱子后。

“夏洛克,你带枪了吗?”

夏洛克也发现异常了,他点点头,掏出枪。

麦考夫从大衣口袋里掏出枪,上次出外勤也是在塞尔维亚,再上次……久远的好像刚进入军情六处时。麦考夫非常,非常讨厌外勤。

“麦考夫,八个人。”

“尽量一枪一个。”

“……好。”

“开始?”

“游戏开始!”

过程很顺利,吗?不知道。大英政府和侦探也不知道。

所以当发现子弹飞向夏洛克的时候,政客先生的身体难得比脑子快了一步,挡住了弟弟。嘶,疼,真疼。良好的教养让他抑制住了F开头,S开头等等的单词。不过夏洛克没事,这就好。开枪的那个人大喊着:“子弹上涂了靠体液传播的药!”然后自尽了,这地方大的很,那个人离得偏远,来不及阻止。

“WTF!”麦考夫表示去他的教养。

难为政客先生了,他疼得精神恍惚还要费神听杀手说了什么。麦考夫对痛觉格外敏感,换句话说,他被砍一刀感受到的痛感相当于正常人被砍三到五刀。

挡枪时夏洛克被麦考夫推开了,他晃了晃神,然后紧盯着兄长。麦考夫半跪在地上,腹部的殷红格外刺目。他刚想说点什么,哪想刚张开嘴一口血就吐了出来。夏洛克瞬间吓的脸色苍白,天知道面对随时可能死了的兄长他有多害怕。他刚想去触碰麦考夫,麦考夫立刻往后退了退。

“夏利,我想…应该是胃部…中枪,别、害怕……”他断断续续的对他说。那抹红在他苍白的脸上格外鲜艳,夏洛克紧紧盯着它。麦考夫趁着这会儿功夫,摁着伤口踉跄着推到墙角。

“麦克,别吓我,别……求你了……别,别吓我。”伶牙俐齿的侦探这会儿牙齿直打颤,磕磕绊绊的求着他的兄长。

怎么挨个子弹眼神还不好了,麦考夫现在看见的,分明是那个做错了事的七岁孩子在请求他的原谅。

“别…怕……哥不疼,没、事……”沙哑的声音几乎消散在了空中。

说不疼那绝对是假的,疼,疼得要命。不行,得止血啊。

“夏利,布、布条……”夏洛克急忙撕了一条干净的布条递给他。

左手腕的旧伤也开始疼了,哆哆嗦嗦怎么也弄不好。得,别真交代在着。

夏洛克看上去比哭还难受,麦考夫勉强扯了个微笑给他,继续尝试。

夏洛克要过来了,麦考夫小幅度的摇了摇头。

“别,别让我…白挨一枪……”

“麦克,哥,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?”

“别动……会有人…来的……”

“让我帮你!”

麦考夫只是摇头。

“你会死的,麦考夫!”

“你,你…感染了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麦考夫现在一身冷汗,腹部和双手满是血,确实不应该冒险尝试。

“感染就感染。”

麦考夫摸起他身侧的枪,上膛,拉保险,抵住太阳穴。自寻死路的做法,生生被他做出优雅的感觉来。刚才的动作几乎耗尽了他的力气,说出口的话几乎是气音:“别过来……”夏洛克感觉心脏被这些声响一下下穿透,疼,真tm疼。

“好,我不过去!你把枪放下,我不过去了我不过去……”

手枪掉落的声音格外响,格外,刺耳。

“抱歉……夏利……”

“该道歉的是我,惹事的总是我,处理烂摊子的总是你。该道歉的,一直是我。”

血止住了,暂时不会失血过多。

“说点什么……夏利?”

“你想听什么?”

麦考夫撑着地换了舒服点的姿势,伤口还是要命的疼,他可真痛恨这具身体对疼痛的敏感程度。

“好听的……”生死关头,想听弟弟说点好听的,不过分吧。

“我不能失去你,你是最好最棒的哥哥,你我都不信神但我希望与你来世再相伴,你是我独一无二的大魔王。”夏洛克站在三英尺以外,认认真真的说着。

“嗯…伞……”

夏洛克急忙回身找伞,之前麦考夫把它甩的有点远。他急忙跑过去,捡起来拍拍灰。他快步走回去想递给哥哥。

麦考夫摇摇头,示意他自己拿着。

夏洛克知道这把伞上有很多机关,并不止一把枪一柄剑。他小心翼翼的寻找着,避开奇特的机关。然后,他找到了一枚戒指。

很简单的样式,内圈刻着MH&SH,和麦考夫右手无名指上的,一模一样。

那该死的字母,紧贴着兄长的皮肤藏在兄长鲜少离身的伞中几十年。

夏洛克缓缓将戒指握紧,迟疑着把伞递过去。

“你,你拿着……”

“安西娅什么时候能到?”

“几…分钟吧……”

“嗯。”

麦考夫倚着墙看着夏洛克蹲下来,很好,视线持平。

“麦克,你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吗?”

“我还以为……你讨厌我……”

“你得知道,有时候你的确很烦。”

“你还说,我冷血…虚伪……”

“我道歉!你不虚伪也绝不冷血!”

“你讨厌……政客……”

“我讨厌的是你的某些同僚,而不是你。”

麦考夫突然荒料的觉得这一枪挨的挺值。

“来了……”麦考夫示意他往后看。

“安西娅?”夏洛克转过身看着来人。

“是的,小福尔摩斯先生,先生身上有追踪器,如果失联五个小时就来找你们。”女助理平静的说道,说着要去扶麦考夫。

夏洛克制止了她,并告诉她麦考夫的情况。

安西娅愣了愣,随即反应过来用通话器联系天台直升机里的华生医生,让他把防护服带下来。华生医生动作很快,夏洛克匆忙夺过防护服穿上。

“别…着急,夏利……”

夏洛克瞪了他一眼,手上速度更快,戴好口罩后急忙扶起麦考夫。 

夏洛克搀着麦考夫跌跌撞撞向天台走去,路不长,却格外漫长。

不知是毒发了还是怎地,麦考夫感觉炸裂般的疼。

“怎么了?”夏洛克低声问。

“快点……”

“好。”

夏洛克没忘记那把伞,冲进直升机的时候两人都松了一口气。

伦敦——某秘密医院某手术室门前

安西娅端着黑莓手机对夏洛克说:“那个基地是先生的政敌暗中开办的,因为违规行为被迫迁移。至于你手头那个案子是莫里亚蒂生前卖出去的,是早就安排好引你上钩的。你不觉得奇怪吗,先生为什么要阻止你,因为你上钩了。”安西娅顿了顿,继续说:“莫里亚蒂很了解你,那个案子危险有难度有趣完全对你口味,你不肯放弃。先生劝不动你,只能跟你去了塞尔维亚。那个政敌利用先生的软肋你,意图了解了先生。”安西娅盯着看上去在崩溃边缘的夏洛克,不紧不慢的又扔了一枚炸弹。

“陪你疯之前,先生已经60小时没有休息了。”

夏洛克咬咬牙反驳了一句:“九个人就想干掉我和麦考夫?”

“当然不能,先生已经派人做掉九十个不止了。”

“那,那个政敌呢?”

“处理好了,小福尔摩斯先生,就先生养伤期间,拜托你别再惹事了。”

“再多说一句,你为什么不亲眼看看先生到底孤不孤独呢?好了,我再说可能就没工作了。”

“我不会惹事了,谢谢你。”小混球看上去真的快哭出来了。

安西娅深吸一口气,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!麦考夫他,他的手腕怎么了?”

“以前出外勤时受过伤,不算太严重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他曾经,反折手腕将兄长摁在墙上。

手术结束,医生告诉夏洛克子弹取出来了,上面涂的药倒倒不是什么不能解的剧毒。只是解药格外难配置,而且毒发时真的真的很痛苦。

夏洛克点点头,然后问:“解药需要多久?”

“最迟一个星期。”

“让我帮忙。”

“好的,小福尔摩斯先生。”

此间的事情无需赘言,侦探在化学方面的才能有目共睹。

夏洛克将装着颜色奇怪的药剂的针管拿给麦考夫的时候,年长者没犹豫就挽起了袖子。

养伤期间小福尔摩斯先生难得体贴,大福尔摩斯先生难得懒散。

“真是难得啊,夏洛克。”咽下夏洛克递来的软糯的白粥,麦考夫对他说。

“……等你伤好了再算账。”侦探撇撇嘴。

“哦?”单音节被拖长,兄长露出狡黠的真实的微笑。

夏洛克发誓他刚才没有想把粥糊到他哥哥的脸上,绝对没有。没办法,那个微笑太真实,太难得。

心安理得的享受幼弟的堪称完美的照顾的魔王先生痊愈了。

后来侦探造访了政客先生的公寓,把空荡荡的冰箱填满,把烈性酒锁起来,把止疼药换成胃药,再“不小心”顺走一张照片,一张还是少年的哥哥抱着柔软的小弟弟的老照片。

后来时不时的在哥哥的公寓,政府先生总是先擦干侦探的卷发再做总是糊的饭,糊的不厉害就将就一下,糊的厉害就去门把被磨的光亮的中餐馆吃饭。



愿孤独的人都不再孤独。

新型肺炎快快过去,所有人都平平安安的!

麦夏 一百问

这是我的五十个~

私设众多(为什么不拍拍福尔摩斯兄弟的童年!)

还有五十个是@芮宁2024晨晨写哒!超级棒!

另一半链接在评论里!

1.小时候对对方的称呼?

麦:sherly.

夏:myc.

华:哦我真没想到。

2.是否想过如果是对方的哥哥/弟弟会怎么样?

麦:烂摊子不会停止,我想。

夏:我一定会比麦考夫强的多!

麦笑而不语。

3.在换牙期是否嘲笑过对方?

麦:夏洛克幼时一直很可爱,哪怕说话露风。

夏:换牙期一般从6、7岁开始12、3岁结束。

华:所以?

可怜的墙壁上又多了几个弹孔……

4.对方最爱的睡前故事是什么?

麦:金银岛。

夏:谁知道呢,也许是甜点大全?

麦:也许应该问问我们的妈咪,真理至上,夏洛克。

5.小时候哥哥是否对弟弟做过恶作剧,如果是,是怎么做的?

麦:我更喜欢称之为“增进感情的小游戏”。

夏:他告诉我,夏洛克是女孩名!后来我终于忍不住质问我们的妈咪为什么要给我取个女孩名,直到现在他们还以此取笑我!

华:哦,这真是……

夏:闭嘴约翰!

6.小时候有什么特殊的兴趣爱好?

麦:天文学算吗?

夏:收集头骨标本。

7.小时候有什么特殊的梦想?

麦:科学家。

夏:海盗。

8.小时候有什么至今遗憾的事?

麦:(愉悦的微笑)我应该多录一些夏洛克小时候的视频,虽然它们都在我的思维殿堂里,但夏洛克并不认账。

夏:……我可以回答晚出生七年吗?

9.小时候对方送过最奇特的礼物?

麦:一个简易炸弹。

夏:头骨标本。

麦:那是你要求的,夏洛克。

夏:炸弹也是你教我做的!我只是想给你看看成果而已!

华:下一题!

10.对方是合格的哥哥/弟弟吗?

麦:看怎么定义了,夏洛克给我带来了无尽欢乐和成倍的工作。

夏:死胖子是个阴险虚伪的政客,冷血狡猾的混蛋!

麦低头把玩伞柄。

华:夏洛克,他在你眼里就如此,一文不值?

夏:不,他是我的哥哥。所以,我爱他。

麦猛然攥紧了伞柄,嘴角划过一丝微笑。

11.现在所做的职业和小时候的对方有关吗?

麦:必须如实回答?

华:是的。

麦:是。红胡子事件后,我在阁楼找到了眼眶泛红的夏洛克。自那时起,我决定进入政界。

夏偷偷握住麦的手。

夏:演绎法是他教给我的。

12.希望回到童年吗?

麦:也许吧。毕竟夏洛克小时候格外喜欢“myc”这个称呼。

夏:我认为那个时候的小胖墩比现在的死胖子好得多。

麦:事实上,夏洛克,我现在已经瘦身成功了。

13.幼时一起经历过最有趣的事情?

麦:有一次夏洛克病了,必须卧床休息,看在女王的份上,我讲遍了我知道的故事。然后夏洛克将每个他不喜欢的故事结局都改写了(向夏洛克眨了眨眼),而且主角们最终都成为了海盗。

夏:我跟他看法不同,我12岁的时候曾经偷偷跑去他的大学找他,他带我吃了顿午餐和下午茶并游览了他的学校。后来我和他视频的时候,听见他的室友说,你的恋人可真……青涩。

华:难以置信,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是个绝妙的主意了!

14.幼时一起经历过最恐怖的事情?

麦/夏:妈咪举办的圣诞晚会!

华:那有什么?每个家庭都会有的。

麦:不,华生医生,那次我们的母亲邀请了几乎所有亲戚和朋友。

夏:那感受就像是将你扔进一个巨大的金鱼缸,约翰。

华:(默默擦汗)好吧,可以再说点吗?

麦:我夺门而出,而夏洛克在我出去一分三十秒后也冲出来了。

15.最激烈的一次争吵?

麦:我到底该不该离家去上大学……

夏:那地方能教给他什么……

约翰开始默默擦汗。

华:我们还是开始下一题吧……

16.觉得自己是一个合格的哥哥/弟弟吗?

麦:我认为尚可。

夏:麦考夫,我可不这么认为。

麦:也许吧……华生医生,我接下来说的话请不要记录。夏洛克,我糟糕透顶,我大概是世界上最差的哥哥。

华:我想不是,麦考夫。

夏:不,麦考夫,你算不上最糟糕的。以及我不认为我是合格的弟弟。

17.小时候欺骗过对方吗?

麦:是的。

夏:……没成功过。

18.做什么会让对方没辙?

麦/夏:我不会对他没辙。

华:好吧……

19.小时候如果惹对方生气是怎么做的?

麦:认真道歉,和他讲道理。

夏:揪住他的衣角小声道歉。

20.小时候分别过最久的一次?

麦:我去上大学的时候。

夏:是的。

21.小时候为对方打过架吗?

麦:没有,输了夏洛克会被变本加厉的欺负。但至于为什么他们请病假我就不知道了。

夏:打过,鼻青脸肿哭唧唧的去找妈妈。

华:我还真不意外。

22.更怕爸爸还是妈妈?

麦/夏:妈咪。

23.用什么话/怎么做哄对方屡试不爽?

麦:有趣的案子。

夏:示弱。

24.小时候有晚安吻吗?

麦:当然。

夏:……有。

25.童年和其他人相比有什么不同吗?

麦:没什么不同,夏洛克会半夜偷饼干然后嫁祸给我。

夏:还行吧,没什么大的不同,就是觉得学校格外无聊。

26.对方送的成年礼是什么?

夏:小提琴。

华:为什么我毫不吃惊。

麦:一个吻。

华:哇,那可真是……能详细描述一下吗?

麦:拜托,华生医生,夏洛克那时候才11岁。

华:你们像是会在乎年龄的人?

麦:(微笑)我不是恋童癖以及恕难相告。

27.现在关系是否密切?

麦:貌离神合。

夏:显而易见。

华:……

28.希望成为对方的什么?

麦:后盾。

夏:反正不是需要庇护的孩子。

华:那是什么?

夏:屠龙刀。

29.为对方做过饭吗?

麦:做过。

夏:如果我想毒害他的话。

30.三个词分别形容幼时和成年后的对方?

麦:幼时多愁善感,幼稚,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任性,叛逆,蠢男孩。

夏:幼时无所不能,懂事,温柔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虚伪,冷漠,控制狂。

华:……服了你们了。

31.做过最过分的事?

麦:圣诞节一次次爽约。

夏:把他送我的小提琴向他砸去。

华:是挺过分的……

32.是否赞同谁先动心谁就输了?

麦:不赞同,谁陷的更深谁才输了。

夏:我也不赞同,万一变心了呢。

33.对方是自己的完美恋人吗?

麦:很遗憾,不是。

华:哪方面呢?

麦:太过顽劣。

夏:不是,他是个控制狂加强迫症。

34.对对方有什么不满吗?

夏:当然,太胖,控制狂,无处不在的监视器!

麦:我想想,有,惹的祸太多,嘴硬不肯服软。

35.为对方哭过吗?(附:不能说小时候)

麦:并没有。

夏:没有。

麦:是吗?为什么我不这么认为。

华:咦?麦考夫,说说看!

麦:我曾因他的实验失明过一段时间,医生说有可能再也无法复原。我在他颊上触到了。

华:这样啊……其实,夏洛克,你哥他……

麦:华生医生。

夏:说!

华:(拼着军人的勇气一口气说出来)你哥在你中枪住院的时候哭过!

夏:谢了,约翰。

麦:(大英政府招牌假笑)华生医生。

华:……下一题……

36.对方有什么小习惯和爱好?

麦:危险而有趣的案子。

华:麦考夫,大家几乎都知道。

麦:好吧,我想是解剖。以及他喜欢摆歪门环。

夏:爱吃甜食,坚持用古龙香水,啧啧,老派绅士。以及他喜欢摆正门环。

37.会做饭吗?

麦:如果有食谱的话,我还是可以做出能吃的东西的。

夏:顺带一提,他无论做什么都是煳的。

麦:起码能吃,夏洛克,以及再次提醒你酒精灯不能用于烹饪。

华:哇!我可真没想到……呃,介意我问一下为什么会煳吗,麦考夫?

麦:大概是因为我总是在做饭时想别的事。

华:比如?

麦:(笑)这盘食物能不能吃。

38.说过最过分的话?

麦:你可真蠢。

夏:我讨厌你。

华:不得不说,你们真擅长扎心窝子。

39.问对方一个一直想问的问题?

麦:任何问题?

华:按照规则是这样的。

麦:为什么磕药?

夏:追求百分之七的刺激。

麦:得到刺激的方法有很多。

夏:这个最刺激。(不,只因为你会回来。)

麦:……到你了。

夏:我把枪口对准你的时候,怕不怕?

麦:我不怕死,夏洛克。

夏:别偷换概念。

麦:多少有点,但你不能再失去华生医生了。

夏:那我就能失去你吗?!

麦:我想是的。约翰,下一题。

夏:我不能,麦考夫,我不能!

40.合伙坑过人吗?

华:谁出的这题?!我认为我不能保持沉默!

麦:很抱歉,华生医生,但当时形势所迫嘛。

夏:你不是唯一一个,约翰,更惨的大有人在。

华:那我真是谢了两位手下留情了!

41.会为对方挡住子弹吗?

麦:会,不止子弹。我甚至希望我能挡住对他的全部恶意。

夏:会,当然会。

42.对方迟到过最久的一次?

麦:他曾迟到过两小时三十五分零八秒。

夏:他一直是早到的那个。

43.会许给对方什么承诺?

麦:我将与你同在,直到我生命终结。

夏:我是永远为你挥起的利剑。

麦:哈哈哈哈哈,夏洛克,我们真不适合这样。

夏:(皱皱鼻子)真肉麻。

华:真是没眼看……

44.去过最特别的约会地点?

麦:停尸房。

夏:白金汉宫。

华:……我能说什么!

45.对方最喜欢的香水是?

麦:夏洛克不喜欢香水。

夏:古龙香水……再次强调,无聊的老派绅士。

46.喜欢小孩子吗?

麦:我不擅长和他们相处。

夏:分谁,我很喜欢萝丝。

47.兄弟间的游戏谁总是输?

麦/夏:他。

华:真默契……

麦:是夏洛克。

夏:死胖子,是你!

约翰默默记下:按理说是夏洛克,但他不承认。

48.认为对方品味如何?

麦:恕我直言,他有那个吗?

夏:老套无趣!

49.一起演奏过吗?

麦:当然。

夏:有过。

华:呃,我能问问是用的啥乐器吗?

麦:钢琴。

夏:小提琴。

50.了解对方吗?

麦:了如指掌。

夏:一般吧。